"

易盛娱乐登录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,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,易盛娱乐登录更有真人、彩票、电子老虎机、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,易盛娱乐登录让您尽享娱乐、赛事投注等,且无后顾之忧!

              "
                您現在的位置: 濮陽縣網 >> 新聞中心 >> 歷史文化 >> 正文
              媽媽,謝謝你給我的愛
              作者:楊美瑛 文章來源:濮陽縣一中 點擊數: 更新時間:2018-10-30 8:38:39

              身為人母后,感情變得極其脆弱,常常會莫名其妙的心酸起來,覺得世界這么美好,到處都充滿了濃濃的情誼。對許多人許多事充滿了感恩之情。只是不能提到父母,不能觸及一切有關父母與孩子的事,一旦碰觸,我總會毫無抵抗地潸然淚下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真的,我欠父母的太多太多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爸爸媽媽結婚八年后才有了我,之后又有了弟弟,視我們為掌上明珠,心尖尖上的肉。風風雨雨這么多年,把我們拉扯大有多么不容易,其中辛酸,自不必細說。少時懵懂,沐浴在親情之中,只是覺得快樂,富足。如今,我們都長大了,有了自己的家,有了自己的孩子,一天一天,圍繞著工作、家務、孩子,像個陀螺一樣忙的團團轉,離父母遠了,親情也就像高高飛在天空中的風箏,握在手中的線變得可有可無了。  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直到有了孩子,初為人母的富足過后,是養育的種種艱辛,是管教的棘手無奈,直到有一天,面對滿屋狼藉,孩子無理取鬧,滿地打滾的情形,我束手無策地坐在床上,耳邊卻風馳電掣般響過一個聲音:“這個媽,我是不當了,誰愿意當誰當”,媽媽呀,我們有多少次令你如此無奈,有多少次讓你心酸掉淚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可是你還是一路風雨一路歡歌地向前沖,你教著學,當著校長,種著地,拉扯著兩個孩子;你又拼了三年,自己考試,轉了正;你工作回回是模范;你把家收拾的井井有條,干干凈凈;你抽空就學習,看書,教育我們。你風風火火,愛說愛笑,你在腰上系著個紅紗巾,哼著“哥哥你在岸上走”,看著電視扭著秧歌,逗得我們哈哈大笑。你又愛哭,我們把你惹急了,你就坐在床上大哭,哭上一會兒,自己想開了,又哐當哐當的拉開抽屜,拿出給我們留的各種好吃的東西,大吃一通,邊吃還邊說:“給你們個白眼狼留著,我真是瞎了眼”。我們就會在爸爸的推搡下,怯怯的從屋外走進來,走到你的身邊,望著你傻笑,而你又總是嘟著嘴,把手中的蘋果往我們口中塞:“吃吧,吃飽了再氣我!

                往事還歷歷在目,歲月的年輪已無情地在父母的身上碾過。而今的媽媽,什么時候你變得如此老態龍鐘?那么愛說愛笑的你,如今卻是少言寡語?前年春節回家,你緊緊地抱著兩歲的兒子,奪都奪不過來,那么重的孩子,又會自己走了,你抱他干什么?我一遍遍地說,你不回答,就是抱著,就是抱著。后來我才知道,你是愧疚,覺得自己沒有幫我帶孩子。弟弟已經兩個女兒了,大的上了小學,小的如今還是你帶著,再乖的孩子,哭鬧的時候總是有的,將近三十斤重,你就這么抱著哄著,累得常常滿頭大汗。   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上學的時候,總是說,等我們大了,就能報答你們的養育之恩了,可是如今,我又為你們做了什么呢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每次打電話,你們總是搶著問:“孩子好不好,工作好不好,身體好不好”,稍稍有點感冒,也逃不過你們的耳朵,一聽說感冒了,上午一個電話,問吃藥了沒有,下午又一個電話,告訴我治感冒的偏方,第二天還是打,不停地問,好了嗎好了嗎,直到真的神清氣爽,好了,才放心,放了電話,“你忙吧,別想家”。  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真是無用,我怎么就不知道媽媽一天一天地睡不著覺,經常失眠多夢;我怎么就不知道爸爸曾經腰疼的昏過去,打了鄉醫院的120;我怎么就不知道爸爸為了給我們捎上家里磨好的白面,騎著自行車,去別的村里,顫顫巍巍的來回兩趟。我總以為他們很好,就像電話里說的那樣,守著醫院,健健康康,很好很好。  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可是有一天,姨打來電話說,媽媽的狀態很不好,抑郁、煩躁還老是哭。兩個老人帶著個一歲多的孩子,醫院里呆幾天,家里呆幾天,夏天的村里,屋子很潮,孩子夜里又鬧,白天爸爸還要上班,在醫院里,還怕有輻射,爸爸給人拍片的時候,媽媽就領著孩子在大街上玩,有時夜里十點多鐘了,鄉里冷清的大街上還晃著一個老人一個孩子,這里醫院的院長說,你媽別是老年癡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我的淚刷的一下子就下來了,我說:“姨,今天我就請假,明天一早去市里檢查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姨說:妮,你先別哭,只是懷疑,去醫院檢查檢查也好,去去心病。你爸爸不支持,說以前檢查過沒有事,你別嫌你姨事兒多,你媽真苦,俺看著難受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哭著說:“姨,你別這樣,姥姥要你照顧,還有媽媽,你在身邊,也都是你的事,我心里愧疚的慌,上了那么多年的學,爸爸媽媽給我寄托了厚望,可是現在,我卻沒有時間,沒有實力,也沒有精力,什么也給不了他們-------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姨說:妮兒,傻妮兒,可不能這樣說,你懂事兒,現在工作忙又跟個孩子,誰都從這困難期過過,你爸爸媽媽沒什么大事,你快別哭了,一會讓他們聽見了,又說我給你添負擔了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掛了電話,我淚眼婆娑,站在辦公室外的樹下,真想嚎啕大哭一場:我真是沒用,我怎么能讓爸爸媽媽孤孤單單的這樣生活呢?

              每次每次經過廣場,遠處是初升的旭陽,近前是身穿大紅的老太太們,配著音樂扭來扭去,在跳扇子舞;不遠處還有身著白衫的老爺子在悠閑地打太極拳,我就心向神往:要是爸爸媽媽也過得如此悠閑雅致,那該有多好!

                可是他們不能。是他們自己嗎?不,辛苦了大半輩子,退休了,不需要兒女掏一分錢,他們自己就可以過的很優雅?墒,他們不,把平生的積蓄都拿出來,一分都不剩,傾盡所有地給孩子買了房子,自己卻守著多年的老屋。讓他們來樓上住住,“不行,住不慣,我還得看家呢”回回都是這樣說,讓你一點辦法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下午,聽了一節課,是有關孝道的,結束的時候,老師放了一首歌,《帶著爸爸媽媽去旅行》,深情的旋律在靜靜的教室回蕩:    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孤單單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是爸媽老去的身影

                   他們操勞了一生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怎么可以孤苦伶仃

                   帶著爸爸媽媽去旅行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感受大千世界的美景

                   就像小時候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爸媽陪著我們看星星

                   帶著爸爸媽媽去旅行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留下我們最幸福的合影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等老了以后

                   還有最美麗的回憶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溫暖生命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無可遏制地,我的淚水在臉上肆意蔓延,擦都擦不及,年輕的中學生啊,你怎么能懂我此時的心情,那份無以回報,難以言說的愧疚,那份牽腸掛肚,百折回轉的掛念。爸爸媽媽孤孤單單的站在秋風中,望著遠去的汽車一遍一遍的揮手,這樣的畫面在我們的生活中出現了多少次?又能怎樣想象,我們遠去之后,他們孤苦伶仃的生活?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走出教室,我拿出電話,對面傳來媽媽蒼涼的聲音:“喂”,我故意笑著大聲說:“媽,是我,你閨女,想你啦,明天國慶節,我一定回家”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文章錄入:yl    責任編輯:于洪廣 
                評論: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相 關 文 章
              沒有相關文章
  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設置首頁 | 加入收藏 | 投稿信箱 |
              中共濮陽縣委宣傳部,濮陽縣互聯網新聞中心主辦   電話:0393-3329128  投稿郵箱:dhpyxw@163.com
              版權所有 大河濮陽縣網
              豫ICP備09013884號
  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  易盛娱乐登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